史料介紹:《新安客籍例案錄》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  卜永堅

 

友人陳永海博士所藏的這本《新安客籍例案錄》,有一段比較特別的文本歷史,須首次交代一下。

 

這本《新安客籍例案錄》,有嘉慶十五年(1810)序,可知寫成於是年,鄧超然序言「編成案錄,付之刻版」云云,可知原本應該是個刻印本,但現在這個版本是個鈔本,是陳瑞民國十七年(1928)編纂的鹿頸村陳氏族譜的附錄,陳永海博士將該附錄之影印本交給筆者。附錄內還有〈建築箝口河橋呈省長稟(民國十七年[1928]寶安縣「各約紳陳尚仁、李作新」所撰)、〈呈稅務司免收造橋餉稟(原文不見參見書)

 

        《新安客籍例案錄》的「新安」,指清朝廣東廣州府新安縣,即今深圳、香港地區;「客籍」指清朝科舉制度內一項特殊的生員名額,為新安縣內非土著人士而設立,把「新安客籍例案錄」翻譯成現代中文,相當於「新安縣非土著人士爭取設立『客籍』生員名額的文件彙編」。要了解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須從清朝初年沿海地區的「遷界」政策談起。

 

清朝自順治十八年(1661)起,為圍堵台灣鄭氏勢力,在沿海地區實施「遷界」政策,勒令沿海百姓遷移內陸。至康熙二十二年(1683)十月,施琅平定台灣後,才「詔沿海遷民歸復田里」。[1] 廣東雖早於康熙七年(1669)就已結束「遷界」,但清政府康熙二十二年在全國沿海地區全面撤銷「遷界」政策,無疑進一步刺激了內陸人民遷移沿海地區的趨勢。

 

可是,清政府的移民政策,與其教育政策不相配合,一方面,清政府鼓勵百姓移民到沿海地區,但另一方面,卻要求這些移民返回原籍地考試。這種政策,不僅為已移民沿海地區的百姓造成莫大不便,更創造出「客籍」身份,強化了移民與土著之間的矛盾。為爭奪科舉資源,新安縣的「土著」,也樂得利用清政府規定,以訴訟方式阻止新安縣「客籍」子弟在當地讀書。《新安客籍例案錄》記錄了「客籍」人士為爭取在新安縣學讀書的權利而展開的訴訟,牽涉的時段,上溯乾隆十六、十七年間(1751-1752),下迄嘉慶七年(1802)底,最後以清政府同意在廣州府學設立「客籍」生員名額、讓新安縣「客籍」子弟讀書而告終。清政府的理由是,新安縣與廣州府相距三百里,新安縣「客籍」子弟加入廣州府學,應該不會與新安縣學內的土著生員發生衝突。

 

新安縣「客籍」人士不僅接受這項安排,還在廣州城內設立「同德試館」,作為自己子弟考試的旅館。可以想像,新安縣各處「客籍」人士,高度重視「客籍」學額問題,因此將《新安客籍例案錄》抄入自己譜牒之中,一方面作為自己子弟讀書權利的憑證,一方面也為未來可能出現的訴訟做好準備。這就是為何在我們在鹿頸陳氏族譜內發現《新安客籍例案錄》的緣故。

 

作為新安縣客籍人士編纂的訴訟文書,《新安客籍例案錄》當然有鮮明的立場,但是,新安縣客籍人士的這一面之辭仍然是相當寶貴的史料,因為它讓我們瞭解到十八世紀新安縣客籍人士與土著之間的矛盾、雙方的訴訟策略與訴訟過程、以及當時新安縣客籍社群的狀況(例如四千多户客籍人士、其中有田產契約可查者四百多戶、即客籍村莊名冊等)。陳永海博士亦早已撰寫論文,介紹《新安客籍例案錄》的內容,並探討近代中國歷史上「客家人」這種話語的形成。[2]

 

《新安客籍例案錄》除嘉慶十五年(1810)序言之外,有14份文書,第一份文書,是梁德恭以「廣東廣州府新安縣童生」的身份、代表四百七十二名客籍童生、於嘉慶六年七月廿三日(1801831),向京師九門提督呈遞的稟狀,要求准許他們以「客籍」身份就讀新安縣學。這宗訴訟,驚動了兩廣總督、廣東布政司、廣州府知府、禮部、廣東學政等衙門,以梁德恭訴訟勝利告終。第十份文書,是梁德恭繼訴訟勝利、客籍人士獲准在新安縣以客籍生員身份讀書之後,向廣東學政遞交的稟狀。稟狀指出,廣東學政既然讓惠州府、瓊州府生員一同參加歲試、科試,請求廣東學政讓新安縣客籍生員也參加這「二合一」考試。這份文書的時間為「嘉慶  年正月廿一日」,鑒於之前一份文書的時間為「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則這份文書的時間很可能就是「嘉慶八年正月廿一日」。在第十份文書之後,是四份附錄,分别記錄新安縣客籍村莊的名字(這份客籍村莊名冊,正好可以用來與新安縣康熙版、嘉慶版客籍村莊名冊相對照)、以軍籍身份進入廣州府學的26名生員的名字、以籍身份進入新安縣學的3名生員的名字、及從嘉慶九年至道光九年以通過新安縣客籍生員名額進入廣州府學的生員的名字。但是,在此之後,還有道光九年(1829)的〈建立文館序〉、〈同德試館圖〉,而原書目錄卻未有顯示。

 

事實上,各個社群爭奪科舉名額,或競相遊說政府調整科舉政策以打擊對手或便利自己,是明清時期的「日常風景」之一。康熙《兩淮鹽法志》就記載了明末山西、陝西籍商人與新安籍商人就設立「商學」而爆發的紛爭;江西萬載縣的土著與棚民,也在清朝中葉就學額問題發生紛爭。而正如《新安客籍例案錄》內容顯示,除新安縣之外,廣東境內,新寧縣、東莞縣也發生過「客籍」子弟讀書的紛爭。清政府作出的裁決,為各處「客籍」人士密切留意,新安縣「客籍」人士在嘉慶七年的勝利,很大程度上就是援引新寧縣、東莞縣的「成案」而達到的。[3]

        以下為《新安客籍例案錄》的原文,並附四點說明:

 

---  鑒於該書為十幾份文件的彙集,編者除標點原文外,亦將原文各份文件編號。

---  原文為鈔本,凡71頁,頁8行,行23字,有斷句符號,但沒有頁碼。編者於原書換頁之處,以「數字」表示,例如,33代表該書第33頁。另外,亦根據內容需要,適當分段。

---  擡格、頂格、空格以示尊敬,是古書常見的格式,該書亦不例外,為便利閱讀起見,一律省略。

---  凡該書提及紀元年份之處,即附上公元年份。

---  該書原來文字,以楷體表示,編輯說明,以新細明體加括號表示。

 


《新安客籍例案錄》

 

1……況值文治覃敷,車書一統,普天士子,孰不吐氣揚眉。嘉慶六年,君有叩閽之議。余與梁君其壽,遂欣諾曰:「昔者愚公心誠,可以移山,壯士長歌,猶將貫日。(疑有闕文)典有有志,胡不竟成。爰公(疑有闕文)(疑有闕文)行有則江子紹淇(疑有闕文)十四日動程。七月二十日(疑有闕文)2九門提督隨移解本省制台公辦。次年五月,其奏果宸聰遠達,呼籲能通。幸蒙曠典下頒,重開文化。此一役也,無論京途迢遞,風濤雨雪,險阻備嘗,而慷慨公門,儒林生色。數十載之沉冤可洩,九萬里之雲路能開,力莫大焉。然傳有之:不有行者,誰捍牧圉。不有居者,誰守社稷。亦幸諸公經理在下,協力同心,共襄厥美。3此或氣運之當開,而實人事之極得也。今者珊瑚幸有鐵網之歸,翡翠豈無金籠之選。所願各鄉英俊,争自濯磨。上欣蒙聖天子施育之恩,下不忘諸首事争勝之力可耳。余老矣,返念前此之艱辛之遭際。爰為編成案錄,付之刻版,俾後儒覽此而知此士籍之開,半(「半」疑為「不」之誤)由于易易也。

 

4嘉慶十五年(1810)歲次庚午孟秋上浣,鄧超然題于步雲齋書舍。

 

例案錄序

 

韓子曰:莫為之前,雖美不彰;莫為之後,雖盛不傳。念余等客人,隸籍新邑。前代進庠,相安無事。一旦為土著阻抑,不獲觀光者三十餘年,此誠文運否塞之嘆也。幸而嘉慶六年,5蒙聖恩特開客籍,一視同仁,使吾輩讀書,共進文明之化,齊登仕進之階,韞玉山輝,褱(疑有闕文)不亦休哉。惟是數十年,例案由之而(疑有闕文)據。盤根錯節,辛苦備嘗,茍年遠無徵,何以得伸蠖掘之勞,與夫後人遭際之樂乎。爰合(疑有闕文)書,以垂永久。余故編而存之,且誌一言

以為之慶云。

6嘉慶庚午(1810)桂月曾光華南垣氏顯于清溪書室

 

計開各鄉首事姓氏

徐芳遠  沈聯芳  鍾天球  梁錦新

陳文鳳  梁超成  傅人欽  葉章

鄧以堯  葉開超  周文郁  池天

葉喬然  李廷薁  鄧超然  曾光華

(疑有闕文)

 

7客籍例案錄             曾南垣編次

 

目次

    文童梁德恭呈九門提督大人詞

    九門提督大人移次文

    文童陳文鳳呈總督大人詞

    文童江滋生等呈布政司大人詞

    廣州福府大人詳文

    布政司常大人詳文

8  總督覺羅大人咨覆全文

    禮部覺羅大人奏章

    學院大人姚宗師行文

    呈姚學臺請考詞

十一        附錄客籍各村鄉名冊

十二        附錄廣州府學軍籍諸生姓氏

十三        附錄新安學民籍諸生姓氏

十四        新安客籍撥府進庠諸生題名錄

 

 

9 文童梁德恭呈請九門提督大人詞

 

具呈廣東省廣州府新安縣童生梁德恭,年四十三歲,為瀝訴沉冤,懇恩准奏開籍以廣作養事。

竊思朝廷設例,冒籍騎考有禁,年例未符有禁。從未有百餘載之居民,先有考而後竟無考者也。緣新安僻處海隅,康熙初土廣人稀,奉文招墾軍田。童等高曾祖,由江西、福建及惠(州府)、潮(州府)、嘉(應州)等處,洗產陸續來新,承招墾軍田,或置民業。康熙五十五年(1716),奉例開設軍籍,文武學額四名。10童等祖父由軍籍進庠者,則有梁元材、李雲等二十七名可據。雍正十三年(1735),學院王裁併軍民通考,慮客童無稟保考,仍着本籍附生認保。入試時由民籍進庠者,則有君度等三名可據。

嗣因生齒日繁,考童漸眾。乾隆十六、七等年(1750-1751),土廩鄭觀成、文蔚等,慮佔學額,指為客籍,倡首橫攻。蒙前列憲行関查覆,寔無原籍可歸。趙、沈、楊三縣主詳議,應歸新安考試,有案確據。奈土廩吳廷玉等,復鼓眾叠阻不休。於乾隆三十三、四等年(1768-1769),擺舞前縣鄭,借新寧客童之案,混詳强撥。不思來11新百餘年,傳世四五代,原籍久棄,安得有籍可歸。況久住之新安,尚不准考,豈久曠之原籍,誰肯容考乎。所以雖有撥歸之名,究無可歸之寔。自後十餘年間,童等屢次呈考,只有行縣查詳,而縣主瞻徇依舊,瞞覆不恤。

乾隆五十二年(1787),因新寧客童蒙前都察院大人奏准開籍。童父梁國勳,念均屬盛朝赤子,前已援例而强撥,今亦當一視而仝仁,復懇前列憲照例開籍,已行縣查覆。經前縣朱、陳、胡沿鄉查寔烟戶廬墓,核對契券稅畝,隨即扃門試考,童生寔有四百七十二名。復関12查原籍,並無伯叔兄弟,田園室廬,亦無回籍騎考等弊。覆結確寔。三易縣主,五次申詳。奈土著等詭計百出,擺弄府衙書吏,延擱舞獘,矇蔽憲聰,詳文屢到屢駁。又經十餘年,竟無定案。

伏思仝為貢賦之民,誰甘獨外作人之化。如謂童等為冒籍,則世居百餘年,進庠數十人,學冊可稽也。謂童等有原籍,則世遠年湮,親族田產俱無,覆結可憑也。謂人民尚少,則烟戶五千餘,軍民糧米千餘石,冊籍可考也。屢屢查覆,事事確鑿,而輾轉呈控,案積如山,何竟不得沐同文之治也!恭逢13皇上菁莪造士,棫樸作人。現廣州屬邑,龍(門縣)、增(城縣)、清(遠縣)、花()客童,悉蒙收恤。即粵東商旗,尚開學額,獨新安四百餘童之屈抑,垂涕向隅;四十餘載之沉冤,觀光無路,只得跋涉來京,瀝情上叩。懇恩准奏宸聰,定例開籍,俾得有門上進,則山陬海澨,羣沾文治之光,而說禮敦詩,共慶風雲之會矣。切赴欽命九門提督大人爵前,伏乞恩准施行。

嘉慶六年七月廿三日(1801831)進呈

 

14       九門提督大人移咨文

 

查入籍考試,自應一定章程,毋許冒濫。今廣東廣州新安縣人梁德恭所控,原祖雖係長樂,但在新安入籍,居住多年,該縣土民稱為客籍。且現有准考之人,今該縣不准伊考試各等情,其所控是否與例相符,必須該省詳查明確。將應(疑為「一應」)梁德恭所遞原呈,咨送兩廣總督,秉公辦理。仍將如何寔結緣由,咨回本衙門可也。

 

15       呈總督大人詞

 

具呈廣東廣州府新安縣童生陳文鳳、江滋生等,呈為叩咨開籍,以伸士屈事。

切童等高曾,于康熙年間,由惠、潮、嘉、閩等處,奉文招墾軍田,陸續來新居住,年歷百餘,代經四五,烟冊可據。前開軍籍,後歸民籍,學冊可稽。奈自乾隆十六、七年(1751-1752)以來,始則鄭觀成、文蔚等,倡首橫攻,繼則吳廷玉擺弄阻抑。致前縣鄭借新寧之案,混詳强撥,遂致應考無門,含冤日久。

乾隆五十二年(1787),因新寧客童,蒙前都察16院大人奏准開籍,童等念均為屬邑士民,前已援例而强撥,今亦當一復而俱復,因請前列憲照例開籍。蒙行縣查覆,經前朱、陳、胡三縣主,沿鄉查清烟戶廬墓,核對契券都圖,隨即扃門試考。童生寔有四百七十二名,復關查原籍,並無可歸岐考等獘。覆結詳文,事事確鑿,案存炳據。奈土著妬阻不休,復擺書吏,舞獘延擱,矇蔽憲聰,屢詳屢駁。又經十餘年,竟無定案。

童生梁德恭不已,于本年進京,七月內抄案,呈控提督府大人,蒙咨回公辦。欣逢17仁憲,德被五羊,恩覃兩廣。網不盡之珊瑚,無遺滄海;栽無言之桃李,盡在公門。斷不忍童等百年戶籍,難尋一線觀光,只得聯名上叩。懇恩弔案卷詳文、並前縣查寔烟冊、試考原卷、原籍覆結,驗明確辦,照例開籍。咨覆題奏,俾得上進有階,庶數百年之屈抑,共荷栽培,四十載之沉冤,頓開天日矣。切赴宮保中堂兩廣總督大人爵前,伏乞恩准施行。

嘉慶六年十一月廿三日(18011228)呈。

廿七日(180211)批:仰東布政司秉公查議詳奪。

 

18       呈布政司大人詞

 

具呈廣州府新安縣童生江滋生、陳文鳳等,呈為懇恩提案親辦,詳覆開籍,以廣作養事。

切童等高曾於康熙初,奉文招墾,由惠、潮、嘉、閩等處,洗產來新,居住歷百餘年,生齒日繁,現計烟戶五千餘,軍民糧米千餘石,烟冊可據。康熙五十五年(1716),特開東莞、大鵬兩所,原有文武學額四名,由軍籍進庠者二十七名。迨雍正十三年(1735),歸併軍民仝考,進庠者又有三名,學冊可稽。

奈自乾隆十六、七年(1751-1752)以來,始則19鄭觀成、文蔚等,倡首橫攻,繼則土廩吳廷玉擺弄阻抑,致前縣鄭妄借新寧客童之案,混詳强撥。嗣後屢經呈考,均依樣瞞覆,不恤垂涕向隅,歷年已久。

乾隆五十二年(1787),因新寧客童,蒙前都察院大人奏准開籍,童等念均為屬邑士民,前已援例而强撥,今亦當一復而俱復,因請前列憲照例開籍,蒙行縣查覆。經前朱、陳、胡三縣主,沿鄉查寔烟戶廬墓,核對契券都圖,隨即扃門試考,童生寔有四百七十二名。関查原籍,並無可歸岐考等獘。覆結詳文,事俱確鑿,案存炳據。20奈土著妬阻不休,復擺書吏,舞弄延擱,矇蔽上聰。五詳五駁,又經十餘年,案延莫結,下情不能上達,啞受情寔難堪。

童生梁德恭不已,於本年進京,七月內抄案,控提督大人,現咨督憲部堂公辦。兹蒙轉發仁憲,驗明覆奪。只得聯名上叩,懇恩俯恤偏枯,深憐冤屈,提齊案卷詳文、及前縣查寔烟冊、試考文童原籍覆結,親辦開籍,俾得咨覆題奏。庶百年戶籍,得一線觀光,山陬海澨,羣沾文治之休,家絃戶誦,共沐作人之化矣。切赴►21►欽命廣東布政使司大人爵前,伏乞作主施行。

嘉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180213)呈。

十二月初三(180216)批:候行催委員會審,擬議詳奪。

 

    廣州府福府尊大人詳文

 

廣州府福,會仝南雄府,審看得新安縣客童梁德恭赴九門提督呈請添設客籍學額一案。

緣梁德恭原籍長樂縣,因康熙十三年(1674),新安縣復界之後,地廣人稀,招徠異籍22民人,佃墾地畝。該童始祖梁自宏,于康熙十五年間(1676),携眷來新安,在土名草莆子地方居住,耕種軍田。其時有本省韶惠、潮、嘉、及閩省漳、汀各府屬民人,亦各先後踵至就耕。康熙五十五年(1716),開設軍籍,該縣大鵬、東莞兩所,額取文武生員共四名,當有客童梁元材、李雲等二十七名,陸續進庠。嗣于雍正十三年(1735),奉文裁汰,軍籍歸併軍民通考。復有客童洪君度等三名,取入縣學。

嗣後客民生齒日繁,應考漸眾。乾隆十六(1750)及二十等年(1755),土廩鄭觀成等,慮佔學額,遞相攻訐,經該23前縣趙、沈各令,詳請各客童入籍應考,已荷批准。乾隆三十一、二等年(1766-1767),土著生童,復行攻訐。經該前縣楊、鄭各令,或請准其入籍新安應試,或請仍歸各原籍收考,奉文輾轉飭查。

于乾隆三十四年間(1769),經前藩憲,以該客童等,來新安居住就耕,雖均在二十年以上,現有田糧廬墓,但經該縣府等,覆加究詰,均有原籍可歸。援照新寧客童曾光太之例,詳奉前督撫憲批准,一概撥回原籍應試。並將從前在新入學,及捐監之張昌賢等,造冊詳咨24大部,改歸本籍在案。此後客童葉維幹等,分詞叠赴各憲翻控,而土著生童,復行上控争阻,連年搆造未結。

迨乾隆五十三、四年(1787-1788),該客童梁德恭之父梁國勳,並葉喬桂、張有容等,因見新寧客童廖洪等,已奉奏准,另編客籍考試,先後赴前督撫,呈請開籍收考。均奉批行新安縣查議具詳。嗣據該縣前後正署各令查明:客民四千餘戶,應考客童四百餘名,悉已遷居年久,無籍可歸,現有田糧廬墓烟冊足據。議照新寧客童25入籍成例,詳請增設客籍,當經前府張守查核,所議未協,節次駁飭,備移各原籍,確查取結另詳,并詳奉前藩憲批飭,移取原籍印結造冊,妥議詳辦。

續于乾隆五十九年(1794)二月內,據該前縣胡令,移取各童原籍博羅陸豊等縣印結,造具客童名冊,詳請編籍開考等由,具詳前府朱守。関查各原籍,尚有豊順、永安等縣,及福建江西有所屬之平和、晉江等縣,未據移取印結附送。當經行回,飭令按名移查取結,到日另行議詳。并將原籍福建江西省26所屬各客童,列冊詳請咨查。嗣奉前藩憲,以冊內並未開明各客童原籍住址都圖甲戶村名,原籍無憑查報,駁飭,查明造冊另詳。當經前府轉飭遵照,去後屢催,未據取結造冊詳繳,致未詳辦。

兹據客童梁德恭,前赴九門提督衙門呈控前情,咨送督憲查審辦理,奉委卑府等,究審明確。詳查原案定例,應否添設客籍學額之處,妥議詳辦,等因,正在提問。旋據該縣客童陳文鳳等,前赴督憲轅控同前情,奉行歸案查議。卑府等當即提訊梁27德恭,供悉前情,歷歷如繪。並據供稱添設客籍,係為闔邑客民,不致阻于上進起見,原非伊一人私事。伊因父親梁國勳,屢在本省呈請,未奉詳咨。一時功名念切,是以自行赴京,在九門提督衙門具控,並無包攬情事等情。質之陳文鳳等,亦供稱伊等寄籍新安,均百有餘年,寔屬無籍可歸。現因梁德恭赴京,呈請開籍,咨回本省查辦,是以仝赴督轅呈請,一並查議等情,再四究詰,矢口不移。

卑府等伏查該邑寄籍客民,皆自康熙、雍正年間,由高曾遷居新安,已越百餘年,查烟28冊註明遷居年分,並有田產室廬,確鑿可據,寔與入籍之例相符。其前此呈請入籍應試,因當時查造烟冊,註有原籍字樣,尚屬有籍可歸,是以詳奉咨准,撥歸本籍應試。迨後該童屢次翻控,并援新寧客童廖洪之例,呈請開籍,經正署各令,先後具詳。總因原籍有無可歸,未據取齊印結,輾轉駁飭行查,因屬遵例辦理。惟是該客童等,自其高曾挈眷來安,無論當時未必盡有嫡親伯叔兄弟,留住在籍。即使當時原有嫡屬,而數傳之後,亦已漸成疎遠。與在新生長之弟姪子孫,29亦何從記其原籍里居,係何都圖甲戶,並疎遠族黨姓名,逐一開報,以憑移查?是雖駁查之名,終無結覆之寔,致使讀書有志,上進無由,情殊可憫。

查嘉慶六年十月初一日(1801116),奉准禮部咨行議奏:東莞童生黃周瑞,呈控叠案屢阻一案,准照福建屏南縣學,分為「正屏」、「寄屏」之例,于考試卷面,註明「客童」字樣,仍復康熙年間舊額,取進文武生各二名,撥入府學,等因。具奏。奉旨:依議欽此,飭行遵照辦理在案。

今新安縣寄籍客民,叠經前30後正署各令查明,共四千餘戶,應考客童四百餘名,現在生齒日繁。其有志向上者,自必較前更眾,使其上進有路,則觀摩向善。若聽其懸岩海濱,兩無歸着,勢將與土著搆訟日深,仇隙相尋,或致別釀事故,亦不可不防其漸。惟該邑遞年應試童生,約三四百名至五百餘名不等。其學額八名,本非寬裕,若聽客民入籍佔額,在土著生童,又必斷不甘心。

卑府等冒昧之見,合仰懇憲恩,請照新寧客民廖洪、及東莞客民黃周瑞之例,准其附籍新安,就近考試。其取進學額,請照福建屏31南縣學分為「正屏」、「寄屏」,及現奉奏准東莞客童之例,于考試卷面,註明「客童」字樣,仍復康熙舊額,取進文童二名,武童二名。該縣距府三百餘里,並將此二名,撥入府學,使與土著生員,各為一事,自不生衅。每逢考試,即照衛學苗學之例,准其自相互結。俟有取進之生員,即令自相認保。至於取進文學,三年止得四名,人數無多。其廩、增、貢額,即照東莞客童事例,與府各縣撥府生員,一併合考,憑文取錄,毋庸另添廩增各缺,亦不必別定出貢年分。其捐納、貢、監職員,32聽以新安報捐,仍飭縣查開清冊,分別詳請,咨行各原籍,毋許各客童等回籍岐考。如此量為籌定,則土著不慮佔學額,無可藉口攻訐,而客童觀光,定必争自濯磨,于士習民風,均有禆益。

梁德恭所控,係因志切觀光,無籍應考,並非控告重事不寔亦無聽囑包告情事,應與續控之陳文鳳等,均請免其置議。是否允協,理合詳候憲台,會核轉詳。

嘉慶六年十二月十一日(1802114)申詳。

 

33       布政使司常大人詳文

 

嘉慶六年十一月廿七日(180211),奉憲扎飭知悉,案照新安縣客童梁德恭赴九門提督呈請開籍考試一案,飭發下司,審核詳覆。就經委員會同廣州府等審辦在案。兹據審擬詳覆前來,卑司等逐加確核,呈有契照、各童名數,與梁德恭在京原呈粘開名數相符。

伏查該邑寄籍客民,生齒日盛。其中寔自康熙、雍正年間,承墾軍田,挈眷到新安居住,並另置有田地房屋,34塟有墳墓,相傳數代,勉力讀書,有志向學,無籍可歸,與入籍年例相符者。原未便任聽土著生童,藉詞阻抑,使其不得上進錄取,致令向隅。其烟冊三代互異,而又並無田產契照確據者,其中難保無假冒情獘。雖據聲稱住居年久,無力置產,究屬無憑稽考。今已逐細清查,其無契照之三千九百三十五戶,毋庸置議。其呈有契照之四百九十一戶,計應報有名之客童梁國勳等四百七十二名,連續報有名之梁任達等六十一名,應請准其入籍。

但新安土著童生,應考35人數眾多,學額僅止八名。向因軍民通考,土著慮其佔額,以致連年訐訟。若仍令歸並軍民一體通考,勢必土著生童,羣相排擠,仇隙相尋,衅争滋訟。仍應倣照定例,稍為變通,俾各安分息争。

查嘉慶六年十一月初一日(1801116),奉准禮部咨行議奏、東莞縣童生黃周瑞呈請入籍一案,准照福建屏南縣學,分為「正屏」、「寄屏」之例,于考試卷面,註明「客童」字樣,仍復康熙舊額,取進二名,撥入府學。等因。具奏。奉旨:依議,欽此,飭府遵照辦理在案。

今新安縣客童梁德恭36等,窺見有奏准添設客籍之案,近在仝府所屬,故此心生希翼,赴京具詞。核其情節,與東莞縣黃周瑞情事,約畧相同。所有現呈契照之四百九十一戶內,客童梁國勳等四百七十二名,連梁任達等六十一名,應請照新寧客民廖洪、及東莞客民黃周瑞等之例,准其附籍新安,就近考試。其取進學額,亦請援照福建屏南縣學分為「正屏」、「寄屏」之例,于考試卷面,註明「客童」字樣。仍復康熙年間軍籍舊額,取進文童二名,武童二名。該縣距府三百餘里,將取進新生,撥入37府學,使與土著生童,各為一事,自不生衅。每逢考試,即照衛學苗學之例,使其自相互結。俟有取進之生員,即令自相認保。至于取進生員,三年歲科兩試,纔止四名,人數無幾。其廩、增、貢額,即與廣府各縣撥府生員,一體合考。聽學政憑文取錄,毋庸另添廩增各缺,亦不必別定出貢年分。其捐納貢、監、職員,並聽其開寫新安縣籍報捐。報捐之人,或本身及子孫應考,仍于卷面註明「客籍」。不得藉有報捐之案,混入土籍。

其契照未滿二十年之限,應令照依定例,田產以完38糧之日為始,室廬以稅契之日為始,扣定二十年之限,方准其入客籍應考。年限未滿,不得遽准應試。其並無田產契照之戶,無論居住久暫,概不准其冒考。俟日後置有產據,扣滿年限,呈明地方官,通詳立案,然後准其歸入客籍,一體收考,以杜冒濫,而符定例。如此量為籌定,土著不虞佔額,攻訐之風可息。在客童有籍觀光,定必争自濯磨。于士習民風,均有裨益。

梁德恭所控,係因功名念切,無籍應考,並非控告重事不寔,亦無聽囑包告情事。應與續赴本省39具呈之陳文鳳等,均請免其置議。府書原案,經承事隔年久,或已退役,或經病故,無從傳訊。俱經查,因催取各童原籍冊結未到,無憑詳辦,並非擱延,亦毋庸議。所有入籍各戶,仍造冊咨會原籍,不許復回跨考。如有假冒詧出,照例懲治。是否允協,理合詳覆憲台。詧移咨奏。

 

40       大人咨覆全文

 

協辦大學士、兩廣總督、臣覺羅吉,謹題為客籍學額事。

該臣看得:廣東新安縣梁德恭,赴九門提督衙門,呈請添設新安縣客籍。梁德恭原籍長樂縣,康熙十三年間(1674),新安縣地廣人稀,招徠異籍民人,佃墾地畝。該童始祖梁自宏,于康熙十五年間(1676),携眷來新安,耕種軍田,仝時有本省福建、江西各府屬民人,先後踵至就耕。康熙五十五年(1716),開設軍籍,額取文武生各二名。當有客童梁元材等二41十七名,陸續進庠。嗣于雍正十三年(1735),軍民通考,復有君度等三名,取入縣學。乾隆十六(1751)、二十(1755)至三十一、二年(1766-1767),土著生童攻訐,撥回原籍應試。迨乾隆五十三、四等年(1788-1789),客童梁德恭之父梁國勳等,因見新寧客童廖洪等,已經奏准,另編客籍考試。先後赴前督臣,呈請開籍,均經批行新安縣查明詳辦。兹據客童梁德恭,前赴九門提督呈控,咨送查辦,復據該縣陳文鳳等,控仝前情,飭行歸案查議。

兹據布政使司常齡等詳稱:訊據梁德恭等,俱寄籍新安,已有百餘年,42現在共有四千餘戶。應考有四百餘人,無路上進,是以赴京來省呈控,恩祈准考,寔無聽囑包攬情事,等語。伏查此事必須核對烟戶冊、及田產廬墓契照,方足以昭核寔而杜假冒。當即飭委試用知縣紀先登,會仝新安縣,按名按戶,查覆新舊各戶,寔有四千三百九十二戶,內有契照可憑者四百五十七戶。原報客童梁國勳等四百七十二名,又續報梁任達等六十一名。契照內已滿二十年之限者一百七十七張;未滿二十年者一十六張,烟冊契照俱符。其餘三千九百三十五戶,並無田產43契照,等情,本司等逐加確核。除無契照之三千九百三十五戶毋庸置議外,其有契照之四百五十七戶,計舊報有名客童四百七十二名,連續報有名六十一名,應請准其入籍。

但新安學額,僅止八名,向因軍民通考,以致連年訐訟,若仍令軍民通考,勢必衅争滋訟。似應倣照新寧、東莞之例,准其附籍新安,就近考試。其取進學額,亦請援照福建屏南縣學分為「正屏」、「寄屏」之例,于考試卷面,註明「客童」字樣,仍復康熙年間軍籍舊額,取進文武各二名。將取進新生,撥入44府學。每逢考試,自相互結,俟有取進之生員,即令自相認保。至于取進生員,三年歲科兩試,纔止四名,人數無幾。其廩、增、貢額,即與各縣撥府生員,一體合考,聽學政憑文取錄。

其契照未滿二十年之限,應令照依定例,扣足年限,方准入于客籍應考。年限未滿,並無田產契照之戶,概不准其冒考。

梁德恭所控,係因功名念切,並非控告重事不寔,亦無聽囑包告情事。應與續赴本省具呈之陳文鳳等,均請免其置議。詳請案核。等由。前來。臣覆查無異,謹會題請45旨,揭送兵部兵科、禮部礼科、戶部戶科、九門提督、通政司,會稿送東撫院、東提督學院。

嘉慶七年(1802)

 

    禮部大人奏章

 

嘉慶七年九月初六日(1802102),內閣抄出本部尚書臣覺羅長等謹奏,為遵議奏事。

禮科抄出兩廣總督覺羅吉題〈審明新安縣客童46梁德恭呈請開籍收考一案〉,奉旨:該部議奏,欽此。臣等查廣東廣州等軍籍學額,康熙年間,原定取進文武生員各二名;雍正年間,裁併軍民仝考。而新安縣土著生童,慮被客童佔額。自乾隆十七年(1752)以後,彼此互控。經該地方官,或斷令通考,或詳歸原籍,屢結屢翻,未有定案。客童梁德恭等,以伊等多年入籍,舊額尚存之時,取進者二十七名。軍民合考之後,取進者復有三名。後遭土著屢次攻訐,無由上進,來京控告,呈請開籍收考。經提督衙門咨文,該47督審辦。

今據該督審明屬寔,復委員按戶確查,新安縣舊烟戶四千三百九十二戶,除無契照之三千九百三十五戶外,其有契照可憑者四百五十七戶。先後客童求考冊報有名者,共五百三十三名。請將已符入籍年限者,照東莞縣復設客籍之例,取進文武童生各二名,撥入府學。廩、增、出貢、保結各事,宜均一例辦理。其無契照可憑、並契照未滿二十年者,俱俟扣滿年限,詳請入籍收考。等語。

臣等查定例,凡入籍二十年,有田糧廬墓可憑者,准其入籍考試。今廣東新安縣客童梁德恭等之祖父,于48康熙年間,招墾軍田,入籍新安,百有餘年,曾經取進有人,于例應得與考。只以新安學額本少,土著生童,恐其佔額,阻抑多方,致客童無籍可歸,且永無上進之路,宜其不能甘心也。該督既查明烟戶契照確寔有憑,未便令可向隅,自應如該督所請,其有契照而已滿年限者,照臣部上年奏准東莞縣復設客籍舊額,取進童生二名,撥入廣州府學。每逢考試,即照衛學苗學之例,准其自相互結。俟有取進生員,即令各自認保。此項取進生員,人數無幾。其廩、增、貢額,即與廣州府各縣撥49府生員,一體合考,憑文取錄。補廩挨貢,不必另添廩增各缺,亦不必另定出貢年分。其捐納貢監職員者,亦令註明新安縣客籍字樣,以免牽混。

至契照未滿年限,及尚無契照之三千九百三十五戶,仍照例扣足年限。並置有產據後,另行詳明立案,一並歸入客籍考試。如此分別辦理,庶客童土著,彼此相安,不致再生訟端。

再新安縣進額,僅只八名。此次後設客籍之二名,可否照東莞縣增添客籍之例,免其于新安縣進額內裁汰。出自50天恩。是否有當,伏乞睿鑒,訓示遵行。謹奏。

嘉慶七年九月初一日(1802927),奉旨:廣東新安縣客籍童生,准其歲科兩考,文武各取進二名。其原額八名,並加恩免其裁減。餘依議。欽此。欽遵。到部,相應抄錄原奏,知照兩廣總督可也。

 

51   學院大人姚宗師行文

 

欽命翰林院修撰、提督廣東學院、加一級紀錄,二次姚,為劄知事。

嘉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1802128),准禮部劄儀、制司案呈本部、兩廣總督覺羅吉題〈審明廣東新安縣客童梁德恭等請另編客籍考試〉一摺,於嘉慶七年八月二十九(1802925),發報具奏,於九月初六日(1802102),內閣抄出,於九月初一日(1802927)奉旨:廣東新安縣客籍童生,准其歲科兩試,文武各取進二名。其原額八名,并加恩免其裁減。餘依議。52欽此。欽遵。到部,相應抄錄原奏,劄知廣東學政可也。計粘一紙到院。准此。除咨明督部堂撫部院外,合行遵照。

為此劄付該官吏,即便轉飭該府學,及行新安縣遵照辦理。毋違,須至劄付者。計粘單一紙。

嘉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18021216)到府。

 

  呈請姚學台開考詞

 

具呈廣州府新安縣童生梁德恭、曾奕焜、鄧以恂、張超千等,53呈為遵例開籍,懇憲飭府縣併錄歲科兩試事。

童等居新百餘載,前開軍籍,後併民籍,因土著阻抑,請纓無路,不已,前歲進京,呈控九門提督府,咨回公辦。蒙列憲訊明,照東莞成例,題奏開籍,文武學額各二名。奉旨依議,劄知在案。山陬海澨,同沾化日之光;戶誦家絃,欣沐文明之治。曠世鴻恩,萬年頂祝。

但例案初定,恩應均沾。現惠府及琼、廉各府,未經歲試,向例歲科連考。童等念切觀光,只得凟叩憲轅,伏望恩邀一體。念久涸之鮒,迅決54西江;憐積旱之苗,徧施甘雨。飭府縣收送歲科兩考,與惠、琼等一視同仁。庶皇上之德意,賴仁憲以承宣。叠沛恩膏,啣結無既矣。切赴欽命廣東提督學院大人爵前,伏乞恩准施行。

嘉慶  年正月二十一日(原文如此,可能就是嘉慶八年正月二十一日,即1803212)

批:梁德恭等,爾等客籍,雖已奉部覆准,但廣府歲試已過,不便違例補考。俟科試時,由縣府錄送到院,聽候一體收考可也。

 

55十一   附錄客籍各鄉名冊

 

三杯石劉鼎亮題銀一元   蓮麻徑劉清元題銀弍員

 

東路村鄉

莆隔        草莆        樟樹莆    沙塘莆    大望        李蓢

蓮麻坑    柑坑        木古        大汾        新田子    坭崗子

丹竹頭    南嶺        木棉灣    松園頭    水徑        梅子園

洞尾山    企磡頭    上下坪    梅林        坭崗        大坑塘

香丸        蓮塘        莆心        禾徑山    鳳凰湖    禾坑

羅方        平洋        萬屋邊    凹下        麻雀嶺    烏石角

56塩灶下        南埇        七木橋    鹿頸        烏蛟田    戶洲塘

平洋村    苗田子    烏猛涌    馬尿        荔枝窩    三椏圍

谷埠        風坑        逕下        大林圍    榕樹凹    新村

鎻羅盆    担水坑    深圳劉仁和       沙井头    山咀        逕口

古樓塘    凹頭        黃茅田    暗徑        菴上        金竹村

大輋尾    園墩頭    凹背子    龍眼園    屯圍        新屯江玉明

紅崗圍    朝陽圍    鴨宿墩    南山        小莆        石头圍

沙崗圩    西山下    碗窰        馬文合    沙螺洞    圍下

57黃寓合        坪山子    丹竹坑    鶴藪        莆心棑    黃魚灘

船灣        下坑        洞子        珩溪浦    杜山        下窩

蓮凹        平蓢        栢鰲石    梧桐寨    寨乪        大茫輋

大菴        蕉徑        蓮塘        坑头        牛牯角    上下輋

橫台山    馬鞍岡    長莆        小莆村    沙井头    大坑

掃管笏    水蕉        大窩        青快塘    上下塘    响石

穿龍村    城門        下塘徐姓  葵涌子    青衣        淺灣各村並孫鵬耀

田富子    蓮塘尾    花山        油柑头    帳頂角    樟樹灘

58九肚    花香炉    孟公屋    井欄樹    沙角尾    上南山

企嶺下         上洋        油魚灣    梹榔灣    芋合灣    大灣

掃管莆         荔枝庄    馬油塘    相思灣    沙田        爛泥灣

大腦        中心村    黃竹山    大水坑    石湖圩    小枚沙陳坑口

大枚沙楊莫袁鄧        塞竹徑    李公徑    坑下莆    莆上村    莆上圍

黃沙坑    塘徑        九龍楊盛山朱居元      大嶼山林開清張日升  背凹何

南蛇塘

 

大鵬村鄉名

 

59大鵬城     大鵬城外松山下羅姓         黃旗塘    王母洞圍

王母洞圩        高嶺        大石村    岐沙        橫坑        石角头

王姓                戴姓        李達春    高尚富    曾姓        洪錦璋

梁姓             張姓        鄔姓        幸姓        陳姓        長山下    大碓

龍岐村    犬眠地    楊枚坑    下沙        叠福        水頭

新屋子

 

葵涌圩陳姓歐陽

 

土洋李利黃鄧范         白水塘潘陳張鍾        第三溪黃曾劉葉        逕心

60大南坑吳廖  楓樹山李范何           屯圍子李陳劉           黃杬坑

白石崗張鍾紀           張屋村                    高圳头巫黃              洞背        塩寮下

新屋子                 凹头                     橫头村陳李徐           新圍

深水田林范              黃鴻彩                    凹下葉維高

 

西路村鄉名

 

官田        麻莆村    塘头        逕貝村    渭江村    坭岡

白坑        屋場棑    羅租村    白芒村    黃金洞    黃家庄

黃田村    橫村圍    塘坑圍    石隆        水坑圍    了坑圍

61亞婆髻        龍門村    黃麻莆    藶竹塘    蔗園莆

長坑圍    草尾蓢    青山下    應人石    麻冚圍

 

北路村鄉名

 

清溪圩    大埔圍    鐵場

苦炘洞    羊头圍    畫眉凹

 

中路村鄉名

 

松園下陳魏      插花嶺陳俊秀   福田村    緣芬        西湖

翟屋边            芋荷塘            松子園    江头子    馬蹄山    羊尾

62羊公塘        鄧子旺    馬鞍堂    象角塘    泮田子    樟杬子

松園下上圍      謝山头    長嶺皮    滑石子    三坑        黃里

井坑埔    崗陶下    大冚子    赤嶺头    早禾坑    芦盛塘

牛地埔    稈藪蓢    白石咀    羊头嶺    羗头        蓢口

石凹        大冚村 龍潭圍    蕨嶺        龍岡仔何姓

西坑        橫蓢        賴屋山    黃炘蓢

 

議定歲科兩試保資一覽表

 

63縣試頭場:每文童保資錢壹百文,覆試保資毋庸再奉。

武童头場:保資錢弍百文,覆試壹百文。

府試頭場每文、武童保資錢壹百文、弍百文,覆試保資錢五拾文、壹百文。

院試每文、武童保資銀五毫、壹員正。

 

十二        附錄廣府學軍籍諸生姓氏

 

64康熙五十五年(1716)開設軍籍,東莞、大鵬兩所進庠臚列於左:

張昌賢    梁元材    張斌揚         黃大成         李柏

劉就        沈浩     陳飛龍            梁璉                曾而秀

江連洲    吳朝棟    劉學周            何深源            李秀顯

彭啟釗    阮鵬高    李德輝            羅斐                吳大鵬

李雲     鄭連登    葉達             李聖選            廖貫一

歐陽時達

 

十三        乾隆元年(1736)軍民歸併仝考,由民籍進庠諸生姓氏列

 

65君度        葉煥        江東洋

 

十四        新安客籍撥府進庠諸生題名錄

嘉慶九年(1804)為始,以後循序增入:

 

嘉慶九年甲子(1804)姚宗師諱文田科考取入

文生二名:王嘉猷住王母洞  吳芳住大南坑

嘉慶十年乙丑(1805)茅宗師諱元銘歲考取入

文生二名:葉作培住官田      葉可大住官田

武生二名:池顯章住塘头      梁景芳住炘莆子

66嘉慶十一年丙寅(1806)陳宗師諱嵩慶科考取入

文生二名:張清瀾住王母洞  葉可高住官田

嘉慶十三年戊辰(1808)胡宗師諱長齡歲科取入

文生二名:徐敬仁住苦炘洞  洪棟材住李蓢

武生二名:曾步雲住木棉灣  陳榮光住松元下

嘉慶十四年己已(1809)胡宗師諱長齡科考取入

文生二名:鄧輔清住橫台山  池見龍住塘头

嘉慶十六年辛未(1811)程宗師印國仁歲考取入

67    文生二名:鍾震離住烏石岩  周璘住麻布

武生二名:葉逢春住板田      葉開住官田

嘉慶十七年壬申(1812)程宗師印國仁科考取入

文生二名梁逢亨住草莆葉重華住蓮麻坑

(年份失載)

文生二名:陳鳳光住鹿頸      何鳳喈住塩田

道光六年丙戌(1826)翁宗師印心存歲考取入

文生二名:葉成章住蓮麻坑  彭錫齡住塩田

68    武生二名:陳名揚住松元下  葉榮光住官田

道光七年丁亥(1827)翁宗師印心存科考取入

文生二名:鍾培基住下橫蓢  池咸亨住塘头

道光九年已丑(1829)徐宗師諱士棻歲考取入

文生二名:葉琼花住蓮麻坑  賴騰標住布心

武生二名:廖國光住坭崗      池炳南住塘头

 

69十五  建立文館序

 

道光九年(1829),歲次已丑,峕維冬月,通籍在羊城建立同德堂文館,(疑有闕文)工告竣。因續刋案錄,一以副國家作人之化,一以廣前人開籍之恩。庶幾均沾文教,天下無屈志之民;同戴前勳,吾籍盡觀光之士矣。

 

公舉建文館首事開列于左:

總理首事

70周璘    葉承光    王嘉猷    曾荣甲    何謙光

 

中東西北四路附理首事

梁逢亨    陳鳳光    曾步雲    李炳光    彭錫齡

萬錦芳    洪棟材    梁天池    鄧飛熊    江明珠

陳麗光    徐敬仁    鄧輔清    鄧汝霖    張于漢

葉應材    池咸亨    潘光大    沈寵光    梁大振

邱子盛    葉騰香    成廷福    陳士光    張廷耀

彭廣琳    鍾智勝    (原文如此)

 

71十六  同德試館圖



[1] 趙爾巽等,《清史稿》(北京:中華書局,1977),卷7〈聖祖本紀二〉,頁213

[2] 陳永海,〈作為中國國族事業的客家言說:從香港看近代客家文化認同性質的變遷〉,載劉義章編,《香港客家》(第二版,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7),頁25-45

[3] 參見謝宏偉,棚民、土著與國家——以清中期江西省萬載縣土棚學額紛爭案爲例〉,《中國史研究》2004年第2。有關明清政府以戶籍規限科舉之途的問題,亦請參見拙作,"Reaching out for the ladder of success: 'outsiders' and the civil examination in late imperial China", in Siu-keung Cheung, Joseph Tse-hei Lee and Lida V. Nedilsky ed., Marginalization in China: Recasting Minority Politics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09), pp. 21-34.